谢谢点进来的小天使❤

【双黄】1974

我哴写的双黄中,我最中意就这篇了,挖出来回顾回顾。

Meow:

CP:双黄

声明:平行世界,与真人无关。

简介:最近正能量起来我自己都怕。带了一点点童话色彩,有关救赎。装逼失败。随意写写罢了。








黄磊走在一片沙漠中。

他的身上只有一壶水,一些压缩饼干。破烂的衣服上沾满了沙尘,断了一脚的风镜歪歪扭扭地架在鼻梁上。他舔了舔嘴唇,尝到了沙石的味道,可惜对他干裂的嘴唇于事无补。

迷失在沙漠的第一天,他品尝着风沙的尖利触感,茫然得向西前进。






他在一处沙丘的顶端发现了一个婴儿。

这孩子静的出奇,裹在一张七十年代风格的老旧被单里睡着,如果不是黄磊眼尖,恐怕就会错过他。他挨着孩子蹲下来,庆幸今天天气好的万里无云,否则风沙早把这孩子埋没了。

他看看远方,又抬头望望天,鬼使神差地把婴儿抱起来。黄磊有些愠怒,又忍不住想或许是这孩子的父母都遭遇了不测,才不得已把他孤零零地丢在这里。

他不知道自己活不活得下去,但他怀里的孩子不能死。

‘娃儿无过。’






他抱着小孩走了很久,走到他体力不支,一个酿跄摔下沙坡。黄磊滚了很远,脸上被锋利的石头划了一道,他爬起来时满不在乎的抹掉流下来的血,定定心神搜索着孩子的位置。

黄磊知道他捡到的肯定不是一个一般的孩子。首先世界上没有哪个孩子会安静的躺在沙漠中间睡觉,其次,他还没见过哪个小孩受到惊吓之后不哭的。

他踩着还在流动地沙石一路手脚并用的爬到孩子身边。而那孩子依旧很安静,只定定地看着他狼狈地向自己靠近,身上的被单还紧紧地裹在身上,仿佛他从一开始就端坐在那里,像是一尊大雄宝殿里被人供奉的佛像。沙子在他身后堆成了小小的一堆,而他面前的因为重力下陷了一个坑。黄磊一把抄起他,多少怀疑这孩子大脑或者声带有什么先天性疾病。

他举起孩子里里外外、仔仔细细得查看了一遍,确认没有受伤之后终于放了心。后者在空中向他张开手臂,于是他把他抱回自己胸前,感觉一只小手轻轻地擦过还在流血的伤口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他冲那孩子笑笑。忽然觉得让这么小的孩子看到鲜血有些不太好,于是用袖口蹭掉伤口上的血。却看到小孩不悦得皱起眉,嘴撅得老高。他觉得好玩,嘲笑他像个小大人似的,没想到小孩突然哭了起来。黄磊虽然四十多了却没有结过婚生过孩子,如今见他猛地一闹,一时间不知所措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

黄磊还在摸索身上有没有剩下什么玩意哄哄这孩子,他却自己渐渐安静下来,盯着黄磊疑惑的眼神,小手指指对方腰间挂着的水壶。

“你是不是渴了?”

孩子摇摇头。又指指他脸上的伤口。

黄磊明白了。

“不行,我们现在在沙漠里,本来就缺水,你还让我用它洗伤口,这不浪费嘛!再说了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伤……”

小孩嘴一撅,眉一皱,眼看着又要哭,黄磊只好应下来。杯盖接了一点水,用手蘸着小心地擦拭。

迷失在沙漠的第二天,黄磊遇到了个奇怪的孩子,更奇怪的是,他决定带着孩子走出沙漠。






黄磊真的要生气了。

如果说他捡到那孩子时对他还有些怜悯,那现在已经连怜悯都没有了。

他们迷失在沙漠的第三天,小孩居然摆摆手让他往回走!

他把小孩放在地上,指着他沾满尘土的鞋,和他脸上暗褐色的伤口,一字一顿的告诉他他不可能回头。小孩挺直了腰板正对着他,手固执地指向他来的方向。

黄磊几天攒的火气腾地一下爆发了,他放下最后一句狠话,决定把小孩扔在这里,自己继续往前走。

没想到他刚迈出步子,小孩就扑到他脚上,死死地攥住他的裤脚。他扑得太猛,扬起的沙粒因为眼泪粘在他的眼角,像是一颗小小的泪痣。

黄磊心软了。叹了口气抱起小孩,慢慢地往来时的路走。

小孩咯咯地笑了。

于是黄磊也笑着说,“你呀,还好意思笑!”






三天了,小孩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。

关于小孩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漠里这个问题,黄磊已经放弃了。他现在更执着于另一个问题。

黄磊掰了一小块压缩饼干递给正在堆沙子的小孩,后者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低下去,专注于把那一小堆沙子垒得更高。

“不行,你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!我不管你是什么做的,现在都应该饿了!”

说罢就要把那小块饼干往小孩嘴里塞。小孩大叫着躲过去,黄磊便去追,闹了两下就累了。他抱着孩子走了太久,又不敢吃东西,四天下来瘦了好几圈,头昏昏沉沉的,视线也有些模糊。

小孩看他突然停下来,一把抢过黄磊手里的饼干塞到对方嘴里。黄磊实在没有力气跟他吵,一仰头躺到地上,一点点把坚硬的饼干咬开。

小孩爬过去一屁股坐到他脑袋边上,瞪着眼睛看他。

别说,这小下垂眼,真是越来越像他了。

黄磊笑笑,头愈发的昏沉起来。


半梦半醒间,他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脸。手肉乎乎的,带着似曾相识的力度。他抬抬眼皮,想看看是不是他猜的那个人,却觉得眼皮重的厉害。

小肉手的力度加大了几分,有人发出咿咿呀呀的模糊声音。

黄磊的意识猛地清醒过来,他想起他还在沙漠中,他想起那双下垂眼。

他睁开眼睛,小孩正焦虑地盯着他。见他转醒,便指指他身侧,黄磊顺着看过去,惊住了。

天是红的。像是有人溅了漫天的鲜血。

黄磊一个激灵从地上蹦起来,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“沙尘暴!”

那片压抑的红迅速地向他们袭来,黄磊条件反射的抱起小孩就往后面逃。风在他们周身嘶吼,打在身上的沙粒越来越多、越来越重,黄磊勉强拉开防风衣把小孩裹进去,重心一个不稳,摔倒在沙丘上。


黄磊醒过来时半个身子都埋在厚厚的沙子里,怀里的小孩不见了。他试图把自己从沙堆里拔出来,可身体埋得太深,像是和底层的沙土黏在了一起,动弹不得。他几乎是立马想到了小孩。自己尚且如此,小孩说不定已经被整个埋在了沙子里。黄磊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不知道小孩在哪里,是否还活着,他觉得害怕。他想到那颗沙子做的泪痣,想到那双抹去他脸上血痕的小手。他害怕生命的流逝,即便他自己也命不久矣。

“小孩!小孩!”

黄磊大声呼喊起来,期望着能有一句回应的哭声。

可是什么都没有。

小孩好像突然间离去了。


黄磊杂乱无章地刨开压在他身上的沙土。他感到没由来得慌乱、悔恨、以及害怕。他将再一次品尝失去的痛苦,即便这是个与自己萍水相逢的孩子。他加快速度把自己从沙子里刨出来,他要找到那个孩子。他必须找到那个孩子。

“小孩!”

他大声呼喊,蹒跚着四处搜寻。风暴过后的沙漠寂如死地,风与云都不见了,眼前又是茫茫然一片黄色。黄磊艰难得翻过又一个沙丘,依旧一无所获。他颓然的跌倒在地,期望着能像电影里那样一个回眸便能找到自己所寻的人。

可这不是电影,更何况黄磊鄙视这样的剧情。即便他如今迫切得希望这份狗血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“黄磊。”

黄磊一怔,背后分明传来模糊地孩童的软语,因为声带发育不完全而无法准确的叫出他的名字。他一瞬间明白了“蓦然回首”的这四个字蕴含的复杂情感,而这里虽没有“灯火阑珊”,却有茫茫旷野相依为命的羁绊。

失而复得,多么奢侈的愿望。






黄磊觉得他带着小孩走出沙漠简直是天方夜谭,是个白日梦!他是疯了才会做这样的决定!

且不说在沙漠中迷失方向的人的生还率有多少,就算他足够幸运有这份可能,也不会是在弹尽粮绝的现在!

黄磊仰起头吸干瓶子里的最后一滴水,颓然得瘫在地上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彻底丧失意识之前,他冲一旁的小孩笑了笑,轻声道,

“小孩,我可能出不去了。”

迷失在沙漠中的第五天,黄磊望着天空,第一次憎恨起这片故土难见的蓝。






黄磊时不时会觉得老天爷真是好玩,把每个人的生活搞得跌宕起伏的,也不管本人能不能消受得了。

事实上,他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。没水没粮还带着个拖油瓶,能活下来的前提得是观世音菩萨转世还不失法力。没想到他幽幽转醒想问问是不是自己已经到了奈何桥头的时候,天上正下着小雨。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,黄磊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,旁边小孩翻着白眼看他。他回头盯着对方。

“下雨了?”

小孩点点头。

“我没做梦?”

小孩一巴掌打在黄磊脚趾上。

“疼疼疼!卧槽真下雨啦!”

黄磊哆哆嗦嗦把水瓶拧开,插到沙地里,多少觉得自己有点高兴的过早了。可谁不愿自己死地复生,愿所有人都活下去?他在水瓶周围围了圈沙子防止倒塌,大笑着举高随着他笑的小孩。

“小孩!你真是我的观世音菩萨!”

水有了,吃得也还有剩余,黄磊士气大增,抱着小孩的手仿佛也有力了些。他认定自己命不该绝,倒也没什么顾虑了,只一个劲的顺着小孩指的方向走。

大不了一死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黄磊想着,边观察远处的情况。却是觉得自己生还的希望大了许多。

他远远的看着沙丘上有一颗巨大的枯木,灰色的树干生得粗壮,零星地树皮坚强的依附在上面。

这里曾是一片绿地。黄磊推测道,加快步伐向那里赶去。

他又看见一株仙人掌,不远处还有一颗牛尾梢,几簇野草生在脚下。他脚下生风,又找到几株可食用的白刺,红红的果子挂在干瘦的枝条上,黄磊摘了几颗,也不擦擦就往嘴里塞。小孩看见了,吵着也要吃,刚吃了一口就吐出来,皱着眉喊酸。

黄磊哈哈笑他,嘴边泛着点红的汁水顺着嘴角留下来。不像是在荒漠求生,倒像是在度假。

迷失沙漠的第六天,黄磊死灰复燃,好像有什么人佑着他,不舍他离去。






第七天,黄磊见到了绿洲。

不是幻觉,不是海市蜃楼,是真真切切的绿。

他找到了一座村庄,村庄里种着碧绿的庄稼,村民们有些眼尖的看到他,像是见了鬼。

黄磊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小孩从他怀里挣出来,踉踉跄跄地站在他面前。

“我走出来了。”

他抬眼看向小孩,双眼因泪迷蒙。他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,又强撑着清醒,身体随着北风摇晃,如同一只深深插入干涸泥潭的蒲草。

或许该是告别的时候了。

他的视线越过小孩,隐约看到向他们跑来的村民。

狂风卷着尘土从他们之间穿过,他看到小孩的眼神,分明是那人的。那人望向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,带着一点点狡黠,动作却永远温顺。所有人都道他情商极高,一张巧嘴说破天去,更善于自嘲,寥寥几句化解尴尬,可没多少人知道他这点处世的圆滑是用十七岁的血与泪换来的,在别人情窦初开,乐于和班主任智斗的年纪,他却被人耍得团团转,一夜辛劳下来的工资,常被人骗了去。相识近三十年,旁的不说,但黄磊知道,他是自卑的。

他颤悠悠地直起身,旁边赶到的村民忙扶住胳膊,慢慢搀着他往村里去。走了几步,黄磊突然停下来,转身的霎那看到村民们诧异的眼神。

“小渤!”

他终于叫出这个压抑在他心中七天的名字,那是他的小渤,他知道。

小孩抬起头望着他,一双眼睛依旧纯净。

“一路平安。”

他想,他毋须再对他多说什么。所有的、释怀之前的千言万语如今看来都是对他俩二十多年相互扶持、相互依靠的莫大讽刺,彼此的心意早已明了,多说一句留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他终有一天会与他再见。不是自信,而是必然。






黄磊睁开眼睛。时间是早晨七点。黄渤意外去世的第七天。






END.


这其实是连续七天的连环梦,从磊磊知道渤儿过世的痛苦,到慢慢释怀的过程。让磊磊一晚上在沙漠里走七天太累了!(笑)


评论(6)
热度(32)
  1. 墨林🌚长江后浪推前浪浪浪浪浪浪浪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哴写的双黄中,我最中意就这篇了,挖出来回顾回顾。
© 墨林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