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谢点进来的小天使❤

【双黄磊渤】木偶戏2 木偶师磊x学徒渤

【双黄磊渤】木偶戏2 木偶师磊x学徒渤

 磊渤民国AU

 

会有一些黑化!!!

有非科学!!

有非科学!!

有非科学!!

重要的话说三遍。不喜勿入。

 

群里开的三十题√

 

设定:木偶师黄磊x学徒黄渤

 

 

依旧是渣文笔。ooc会有。


  又是一年除夕夜,同去年的似乎没有什么区别。苍茫的大雪纷纷而下,掩盖了这片土地上一切的满目疮痍。家家户户依旧是房门紧闭,连一丝微弱的光亮都不舍得透出。巡夜人的梆子声响了三下,于是新的一年便只有这三声尖利刺耳的声响,代替烟花爆竹作为庆贺。寂静冷清的街道上,仍然只有木偶剧院的霓虹灯在风雪中若隐若现。  

   黄渤斜靠在柔软的沙发上,手捧热茶,茶杯和火炉发出的温暖围绕他周身。黄磊在后厨做着年夜饭,周围一片静谧,唯有柴火燃烧爆裂发出的干燥声。他舒服的眯着眼,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。  

 有多久没有这样过年了。

 有人给你点燃壁炉的火,有人给你精心准备的年夜饭。  

 有人陪伴着你。    

  这样美好的日子在他模糊的印象中,着实记不起多少了。许久没有回想起的记忆再次浮上心头。那些如春风般的温暖的记忆,早已被现世打碎,破裂为一片片无声消散于风中了。 

     热茶氤氲而起的水雾,润湿了持杯人的双眼,只是一眨,那水汽又悄然消失。     

     黄磊端着热气腾腾的年夜饭出来时,就见着他徒儿窝在沙发里发愣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他轻声走过去,抬手揉了揉那人的头发,见对方胶着于茶杯的眼神转移到他身上,莞尔一笑道:     

 “饿了吧,来过年了。” 

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  

        黄渤最近头晕,脑子里仿佛放进了一个陀螺,不停的旋转,扰的他心烦意乱。抓了许多服药,也不见得有什么好转。偏偏黄渤不是个闲得下来的人,该做的事一件不落,黄磊看在眼里,心疼得紧,却也没得个办法,只能多给他做点好吃的,调调食欲。  

     黄磊在前台准备着两天后的新年第一场戏。整个剧院被柔软的缎子装饰,打上好看的结。鲜艳的红缠绕着洁白,如同蛛网一样紧密,就像要把到来的宾客都包在剧院里边,让他们被这戏,吸引得不愿意,也不能离去。 

  黄渤也在帮忙,他不紧不慢的把一个个彩球挂上窗檐,时而用手拨动两个,让它们转起好看的圈儿,看它们在灯光下反射的光。 

 

     当年他刚入党校的迎新晚会上,也如今日这般的盛宴。 

  晚会上的觥筹交错,男男女女脸上放肆无忌的笑,他仍能记得那晚……  

 那晚……     

 那晚?     

 没有印象。     

     黄渤以为只是时间久远,以前的事都不大记得清楚,就如同那书页上的墨汁,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发黄变淡。

   

     那天天气好,大雪早就停了,正是严冬腊梅绽放之时。

     

 “‘墙角数枝梅,临寒独自开’,不如我们出去赏赏花,散散心,小渤,你多穿一点,注意别凉着了。”     

 黄渤欣然答应,转身回了屋,拿出一件大衣。     

 为什么要拿? 

    

      他看着那大衣,脑子里却突然卡壳了,思来想去琢磨不出自己回屋添衣服的缘由。   

     太阳穴又突突的发疼。他用力甩了甩头,似乎是想要把着疼痛驱走。余光却瞥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黄磊。 

  他的老师静静的站立在门旁,眼神和蔼的盯着他的背,嘴角还留着一抹微笑,见着他回头,便换做一副担忧的神情,轻声询问他是否有恙。黄渤心里奇怪,却也没在意,随着黄磊就出了门。 

  只是,黄渤不知,这墨汁淡了淡了,也就没了,这纸,终究只是一张白纸。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 黄磊最近对黄渤越发的照顾。  

 黄渤皮肤一到冬天容易干,黄磊不知道从哪儿给他要了瓶软膏,让他抹着。这几周下来,黄渤的皮肤便是光滑的紧。黄渤皱着眉不喜,他个七尺男儿,这皮相照顾得再好又有何用,黄磊倒是不以为意,坚持让他抹着,黄渤也说不过他,只能乖乖听着。  

 黄渤有点体弱多病,都是从前落下的病根子。黄磊就每天早起陪着他打拳,锻炼锻炼身体。慢慢的精神气就出来了,眉宇间也没了之前的疲倦,话也多了起来,每天和黄磊谈天说地也不亦乐乎。黄磊有时候都总盯着他瞧,倒是让黄渤有些羞赧。   

    “小渤,真是越来越好看了,还能说会道。我可真有点舍不得了。上哪儿再找这么好的徒弟。”  

 “我不走,你担心什么?”     

 黄磊笑着叹口气,慢悠悠的去了厨房。 

  

 “那说好了,你可不许走。”    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

 大年初四,剧院门口大清早就打好了招牌。虽说是战火纷争之时,租界区里的剧院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,依旧是人满为患。     

 新年第一场戏,按照剧院的惯例便是老板掌线,镇店之宝上场。上海的家家户户都知道这名为“似水年华”的木偶剧院的木偶戏是出了名的精彩。不光是剧院老板唱的好听,更是那木偶,个个都是栩栩如生,精雕细刻宛如真人般。

  锣鼓一敲起来,唢呐一吹起来,这戏,就正式开始了。      

 剧院里也没人窃窃私语,只专注于台上的表演。

 黄渤也乐得偷一点闲空,来好好看这出戏。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那木偶,耳边缭绕着黄磊那醇厚的唱词。几乎是入了神的,手中正在忙着的动作也慢慢停了下来。 

         木偶优雅的转身,黄渤的注意力却从戏上转移到了木偶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那木偶的脸,有泪?

         黄渤自嘲的笑了笑,自己病的倒是不轻,头晕的连人和物都分不清了。等戏一结束,他跑到后台给黄磊端茶,谈笑间偶然提起了木偶落泪那事儿,没想到黄磊脸色一下乌云密布,他以为是自家师傅演出辛苦,身体抱恙,关切的询问几句。黄磊渐渐放松下来,神色有所好转,问了点黄渤看戏的事,起身挥挥手便去歇息着了。黄渤这也忙了一天,收拾了也躺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留下那木偶和他的同伴,孤独的坐在储藏室中。

TBC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9)
热度(25)
© 墨林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