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谢点进来的小天使❤

【双黄磊渤】木偶戏1 木偶师磊x学徒渤

 磊渤民国AU

 

会有一些黑化!!!

有非科学!!

有非科学!!

有非科学!!

重要的话说三遍。不喜勿入。

 

群里开的三十题√

 

设定:木偶师黄磊x学徒黄渤

 

 

依旧是渣文笔。ooc会有。

 

 

 

木偶戏。

1937  上海  除夕夜

 

 

     墨汁浸染了整个天空,疾风卷着鹅毛般的,苍白的雪,肆意的掠过大地,留下一道道锋刃。街边的挂着的火红灯笼已被打的七零八落,唯有几盏仍在顽强的抵抗着,飘摇着。又是一年除夕夜,只是战争的爆发,让每个人都胆战心惊,不敢随意出门。街上冷清凄凉的很,往年热热闹闹的场景已不复存在。

 

 

     黄渤紧了紧身上单薄的破棉袄,瘸着个腿,一个人走在空旷无人的街道。几天不吃不喝的他饥寒交迫,正着急寻着一个避身之处。奈何除夕之夜,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,子时早已过了,莫说普通人家,营业得再晚的店家也都陆陆续续关了门,谁还愿意留他这看起来像个乞丐的人。明明是个正值壮年的年轻人,走起路来却步履蹒跚。黄渤弓着背一步一停的挪着步子,仿佛那肩上的落雪有千斤重般。一个踉跄,最终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

 

“啧,这谁家的人,大过年的在我这儿,该不会是死了吧。”

 

 

“还有热气?罢了,一年伊始,行个善事,就当还还欠下的债。”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

黄渤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。他清醒的时候已是晌午时分。

 

 

天还是灰蒙蒙的,如同黑白老照片般,不带一点其他的色彩。他花了一点时间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家。准确来说,他已经没有家了。

 

 

 

周围的一切都是纯洁的白色,和洋人口中说的天堂是一个样的。柔软的枕头仿佛有着魔力,吸引着他,不让他起身,他也的确没有意愿从这美好的触感中脱离出来。人们都说,如果是死,最好也要舒舒服服的死。

 

 

 

他闭起眼睛,也是白的,不过是回忆。那闪光弹的白,刺目的白。

 

他逃了出来。

 

其它人都死了。

 

如眼前这苍白,没有丝毫的存留在这世间。

 

真干净。

 

 

 

轻微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回想,他从这片白中脱离了出来,没想到看见的又是一片白。来人端着个托盘,托着几个白瓷碟,一袭白袍,面相素雅得很。那人径直朝着黄渤走了过来,询问着他的身体状况,黄渤被他这身颜色扰的心烦,漫不经心的接着话。

 

 

“那你便在我这边当个学徒好了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就当你应承下来了。你再休息几天,把腿养好咯。先把这些个吃了……”

 

 

黄渤回过神来,那人说要留他当学徒?他看着那人,眼神里满是疑惑。

 

 

“看我作甚,你自个说的无亲无故,我这正好缺人呢。”

 

 

“我叫黄磊。日后你便叫我为师傅吧。”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黄渤已经在这木偶剧院呆了有一些阵子了。那自称黄磊的剧院老板待他还算不错。当这劳什子木偶剧院的学徒,他每天打扫打扫剧院,端个茶,送个水,偶尔帮忙擦拭一下那些个木偶,清闲的很。

 

 

他曾经是个走南闯北的人,木偶剧院也去过那么一两次,后院大抵都是一样的。为了让木偶保存良好,整个剧院充斥着黑暗,阴暗的角落里弥漫着劣质的香水味,间或传来老板和掌线的戏子喑哑的喘息声。更有无数见不得光的交易在此进行。

 

 

黄磊这个剧院,则与众不同。

 

 

明亮,洁净的过道,洋溢着专属于上等木料的古朴气味。每一扇窗都向着南边,风卷起洁白的窗帘布,像少女的裙摆般褶皱起来。给这毫无生气的剧院倒是添了几分活力。

 

 

这白的墙,白的门,白的建筑,他已经看惯了,也不会像头一天那般恶心不止。

 

 

而那身白袍……

 

 

黄渤琢磨许久,也说不上个门道。说他君子如兰,也就是那副皮相能撩撩街边少女懵懂的心。然而本性和那成了精的狐狸一般,不动声色的便勾了你的魂去,让你尽被他掌控在手心里。说他有鸿鹄之志,他一早儿起来就是咿咿呀呀的吊嗓子,又整天坐在那小方凳上,给他心爱的木偶人儿梳云鬓,点绛唇。

 

 

早晨刚过了辰时,黄老师就和他的徒儿坐在那院子里,两杯清茶,一盘点心,给黄渤讲讲戏,尽尽师傅的本分。黄老师不说话时,往那一杵,温文尔雅,翩翩君子。这一开金口,便是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,黄渤这偶尔的阴郁情绪,也都被他逗得开怀大笑。每到练画脸之时,他总要黄渤往他脸上招呼,间或对着镜子指点他一下,握着黄渤的手,给自己描黛眉。黄渤一开始不乐意。那人用三寸不烂之舌劝着他,说要节约木偶,画人脸方便清洗。黄渤一来二去地,渐渐也就依了他。

 

 

 

他待旁人和待黄渤不同。

 

 

 

黄渤内心里清楚得很,但也不愿把这层薄薄的窗户纸给捅破了。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    前些日子,黄磊带着黄渤去瞧院里的镇店之宝,听那人说有五个,但储藏室只见着四个,他询问着最后一个,黄磊神秘的笑了笑答他还没做好,黄渤想再追问,他又悄然移了话题。

 

 

 

 他这天过来清扫,忍不住再次细细打量着面前那些个木偶。柔软的羊毛刷轻刷那苍白而精致的面孔,手指不听指挥的摩挲那木偶的皮肤。

 

 

细如凝脂。

 

 

如同处子那般的光滑,隐隐约约还有一丝温热,着实让人爱不释手,流连忘返。这死物如同真人般,仿佛吹一口气儿就能活过来似的。也怪不得这剧院的每场戏都是爆满,整个夜上海,有哪家剧院的人偶做的如这家精细。也别说是同行了,就连歌舞剧院那些个漂亮小姐,又有谁抵得过这人偶的皮相这般玲珑。

 

 

这木偶额上还贴着符,剧院里都迷信这个,怕木偶给活过来了,都专门找了风水先生给写符,把木偶定住。黄渤定睛一瞧,这符文底下还有一行蝇头小楷——罗志祥,是木偶的名字。

 

 

真是稀奇,一个木偶还冠了人名。

 

 

==============

TBC

 

 

评论(14)
热度(28)
© 墨林🌚 | Powered by LOFTER